公司资讯
  • 咨询热线:18792824077
  • 联系人:文经理
  • Q Q:点击我发送信息
  • 电 话:029-88168797
  • 传 真:029-88168797
  • 邮 箱:499109841@qq.com
  • 地 址:西安市高新区太白南路12号
家政知识
查看分类
西安月嫂:友谊天长地久能否与时间抗衡
2017.05.05
曾经难吃的香菜,苦涩的啤酒,无聊的小说,甚至是讨厌的人,到后来的某一天,却渐渐喜欢上了。是时间改变了你。 【1】 友谊天长地久,抵不过时间的一纸休书。 在高一的时候,我有个绰号叫“帅哥”。别问我为什么叫“帅哥”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印象中,应该是她开始叫的,随后小圈子的朋友都这么叫我,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。 写这篇稿子之前,我努力地回忆着我和她什么时候有联系过。估计是几个月前,帮她买了特价的包包,还往前推的话大概是一年前她做代理,我帮衬买了点东西,就没有过多的联系了。 嗯,现在的关系有点寡淡。不过她发的每一条朋友圈,每一条动态我都会很留心地看,包括她去哪里游玩、哪天穿了什么新衣服,和新的旧的朋友聚会,有时会评论,有时会点赞,有时仅仅是看。因为曾经她是我很好的朋友,所以很留意。 对,是曾经。 她很高,167左右,在女生的身高里很高了,觉得有点鹤立鸡群。她很白,肌肤细腻,就像白璧一般莹润。就算军训暴晒一个星期后,她依然很白,而我却变成了一块黑炭,所以那时挺羡慕她的肤质。 “村里有个姑娘她叫小芳,长得好看她又善良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辫子粗又长”,现在听来,觉得这首歌唱的根本就是她。不过,高中年代,我们留的都是统一的学生BOBO头。在我心里,她又高又好看,单纯又善良,还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。 我也记不清,当时我们是怎么热络起来的。印象中,我们住同一个宿舍,她睡我对面。我们经常一起吃饭,一起抱着课本上下课,一起出去玩耍happy,出双入对,形影不离。 那时的我喜欢穿现在很流行的小白鞋,然而我总是系不好鞋带,绑的蝴蝶结经常松动。有一次,我和她刚从课室出来,正准备回宿舍,我鞋带又松了,她直接就蹲下来,一边低下头帮我系,一边还叨叨地教我,蝴蝶结要怎么怎么系。 夏日的傍晚微风习习,轻轻抚过我们穿的白色的像护士的校服上衣,吹鼓了我们宽松的难看的校裤。那个美好的一幕,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。当时我甚至还开玩笑说,如果你是个男的就好了,那么我们就是情侣了。你也笑嘻嘻地附和说,对啊,如果我是男的就好了,你就是我女朋友了。 有多少美好的回忆,淡了的关系就有多少的苦涩。既甜又苦。不过,她教我的另类的蝴蝶结系法,至今我都没学会。可能天生手笨。 因为珍惜,所以才妗贵。青春时期的少女总是小气的,还有说不完的烦恼。那时她坐在我上桌,和一个男同学。因为开学的时候她来得最迟,就剩那个位置,她没得选择不得已就坐了。全班的男女共桌,她很不开心。 青春时期的男孩总是邋遢的。你说,他穿球鞋总喜欢踩着后鞋跟,身上有难闻的汗味,看你眼神有点色眯眯的猥琐,你很不喜欢。每天下课就拉着我抱怨他的不是,整天郁郁寡欢。看着你不开心的样子,我也很是心疼。 耳根听你叨得多了,我的心就开始软了。也许骨子里的我是个慷慨仗义又大根筋的人,觉得其实和男生坐没什么的,就愉快地和你商量换了座位。那位你不喜欢的男同学便成为了我的同桌,也成为了我读书生涯中一个男同桌。 后来,高二文理分班,文理班中还分了快班普通班。我在文科快班,你在文科普通班,我们渐渐就关系就淡了。 记得考数学试那晚,下了很大的雨。本来我们缩在宿舍准备复习,然而我并没有什么心情复习,一直心猿意马。刚看了几道习题,我就随着舍长还有几个同学,在校园附近的灯塔公园玩耍,打了水仗,滚了一滩泥水回来。 当时,我问,你要去吗?你说,你要复习。爱玩的我,又无心复习,就丢下了你,出去疯了。没想到,糊里糊涂地,这样的我进了快班。分班后,我们的教室不在同一层,偌大的校园,总是难以相遇,渐渐地联系就少了,关系就淡了。 要问,高中最值得怀念的时间,那肯定是高一,和你和他们一起去垂钓,一起骑车,一起打羽毛球,一起耍的日子。简单的生活,装满了美好。分班后,氛围很不一样,她们一个个都很爱学习,脑中里就只有学习,课间十分钟都舍不得离开教室透口气,我觉得很压抑。 分开到高中毕业,大学,再到现在,你在老家小城工作,我在广州。期间我们的联系依然都很少。你有的你的生活,交了新的朋友。同样,我一样。我们的生活就像两条平行线,没有过多的交集,你的生活我不再过多的参与,共同话题就少了,难免关系渐渐淡如水。 不过,你一定要记得,这并不代表,我不会记挂你。夜深人静,偶尔我依然会想起你。虽然少联络,关系不如当初,知你安好,那就好了。
数据提供:天助网    
商盟客服

您好,欢迎莅临洁丽特家政,欢迎咨询...

文经理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