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资讯
  • 咨询热线:18792824077
  • 联系人:文经理
  • Q Q:点击我发送信息
  • 电 话:029-88168797
  • 传 真:029-88168797
  • 邮 箱:499109841@qq.com
  • 地 址:西安市高新区太白南路12号
家政知识
查看分类
【乾县原创文学】最后的陪护 ——怀念父亲
2017.05.17
      父亲已离我们而去十八年了。但每每想起,不禁黯然泪下。
    十八年前,一向身体硬朗的父亲突然头痛的厉害。相继在我们村毗邻的村子、乾县中医医院治疗。因医治无效而转至乾县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 在人民医院经过多方检查。最终确诊父亲患上了不好的疾病乙脑。当时院方找我哥谈话并下了病危通知书。可我们说啥也不相信父亲得了什么治不好的病。坚持住院治疗。住进医院,父亲躺在病床上,全身被插上了许多管子。
     事实上,父亲当时已经不会说话,并逐渐失去意识,到后来只存留着一起一伏的微弱呼吸。就在这种状况下,我们的坚持治疗和悉心照顾,使父亲生命维持了28天。
     父亲住院期间,每天近乎24小时的吊瓶。我哥,我妹我弟和我4个儿女日夜轮流陪护。细心的哥哥每隔几小时为父亲测一下体温,并做记录。每测一次都盼望下一刻体温能降下来,可是似乎药物不起作用,父亲发烧反反复复。医生建议合并物理降温。我们就用酒精为父亲擦身。后来又用小冰块(外面卖的一种冰冻果汁)为父亲降温。我们每天买回许多小冰块,用卫生纸裹住分放在父亲的脖颈,液窝,股沟处。直到冰块消融成水,又另换一茬。每天如此。
      医生说父亲长期卧床会出现褥疮。我们为父亲买来气垫。每两小时翻一次身并经常为父亲擦身。住院28天,父亲身上无一处严重压伤。后来父亲完全张嘴呼吸,嘴唇及上下颌容易发干。弟妹买来棉签,我们轮流为父亲用棉签沾水湿润嘴唇口腔。
     陪护期间,一次我经过邻病房,看见人家病人自己坐起来吃饭,羡慕不已。因为自从父亲住院,一次也没能坐起,自己一口饭也没能吃过。每天靠挂营养,我们也买一些很稀很稀的米汤,羊肉汤,菜汤等从食道插管为父亲送食。 有一次我出去为父亲买米汤,回来时想:我出去的这一时说不定父亲醒了。这样想着就小跑起来,跌了个爬步似乎都浑然不知,只知道猛起身就往病房跑。回到病房看到父亲仍然安静的躺着,身上依然插着各种管子,任凭儿女为他擦洗按摩翻身,他都不醒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偷偷退出病房躲在楼道一角,掩面长哭……
     父亲的状况越来越不好,我们姊妹4人商量转到省城医院,可是医生说重症患者路途易出意外,还是不动的好。可哥哥还不死心,请了西安大医院的教授前来为父亲检查,开处方。药方开好了,为父亲挂上了一种进口药。可是一天,两天……父亲依然安静地躺着。 后期父亲呼吸越来越衰弱,甚至间歇性休克。医生指导我们一种急救措施――胸压。一旦父亲呼吸不畅,我们就轮流为父亲按压胸部,直到呼吸慢慢平稳。
     医生一度让我们回家准备后事,前来看望的亲朋好友也劝我们回家。可是父亲明明有呼吸啊!正如我哥当时说的:我父亲有一口气,我们都要坚持,决不放弃!可是不幸总归降临,住院的第28天晚上,我换下熬了半夜的弟和妹,突然发现父亲呼吸越来越急促,我就慌忙一边为父亲按压胸部一边喊弟和妹,我哥也大喊医生……心脏起搏器……医生没有带任何器械,他们也许知道此时什么也挽救不了父亲的生命了。
       我们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,父亲为儿女们的孝心坚持呼吸了28天。我们强忍着从胸腔到喉咙的剧痛,吞下咸涩的泪水,为父亲穿戴整齐衣服,带上氧气袋回家了。天亮时分父亲咽下最后一口气,平静地睡着了,整整28天始终没能说一句话,永远的睡着了……
       父亲,您安息吧!
数据提供:天助网    
商盟客服

您好,欢迎莅临洁丽特家政,欢迎咨询...

文经理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